尘埃之子郭兴利工地糸列之B(十首)
2018-09-06 08:18:32
  • 0
  • 0
  • 7
  • 0

工地糸列之B(十首)

 尘埃之子郭兴利 

工地糸列之十一‖群居在半成品楼道

睡在这里,农民工兄弟

比那些荒野求生的人舒坦多了

废模板,塑料布

轻意就可在工地上找一些

用来挡窗囗,作床铺

混凝土浇铸的顶板粗糙

上面的污渍与不规则的痕印,越看越像

灵动的万物,重叠幻化

同样是群居抽象的思维

肖维岩洞①古老的岩画比这有想象力吗

倦鸟归巢,羽翼收拢在星辰之上

我们赤身裸体,摆放在潮湿的被子下

终于完成又一天的行为艺术

2018-8-1

①:法国肖维岩洞(法语:Grotte Chauvet)也译作萧韦岩洞,也叫肖维—蓬达尔克洞穴(法语:La grotte Chauvet-Pont-d'Arc)是位于法国南部阿尔代什省的一个洞穴,因洞壁上拥有丰富的史前绘画而闻名。部分历史学家认为洞内岩画可以追溯至32000年前。该洞穴不提供参观游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去将肖维岩洞列为世界遗产。(百度百科)

工地糸列之十二‖他们比一块砖风化的要快

时间是智者的措辞,叹而再叹

时间没有推迟

它在早晨五点路过工地

把民工们的梦境抽走

把伙房里的馒头呵出热气

漏洞百出的工装

透着疲惫狼群的表情

水泥沙灰中

金属的锐器闪着亮光

在钢筋梁柱与砖堆之间

他们像一群,饥饿的小兽

是掠食者也是被掠食者

在丛林中,越深入,越是

很难再有别的出路

唯有奔跑,有限的人生是否被拉长

而时间终会风化一切

越是土里土气的,越易被风化

他们,慢慢被风化,比一块砖被风化要快

最终落定的尘埃,最终覆盖在万物最上面

2018-8-3

工地糸列之十三‖一缕悲伤隐隐刺痛我

下班的路上

迎面一位老大娘蹒跚走来

我忽然感到,是我的母亲来看我

这温暖的错觉,一闪而过

一缕悲伤隐隐刺痛我

母亲已不在,人世间

多余了很多失落的场景

我不知,还会在什么情况下又要想起她

2018-8-6

工地糸列之十四‖立秋,对面高山上青草还疯不疯长

昨天

阳光照着脏乱的工地

一辆拉砖的卡车沉重地打倒车

砖块抖落的红色碎屑中

夹裹着从异地砖窑带来的夏天

今天

天气阴晴未定,唯有

立秋饮下一杯暑气后,在21:30分

呵出一丝凉气,工地旁

幸存的一颗树,一片叶子悄然落下

明天

初秋还穿着夏末的短裤

在工地四处逡巡

即将完工的主体楼,裸露着水渍斑斑的疑点

对面高山上,青草还疯不疯长?!

2018-8-7

工地糸列之十五‖码砖块

砖块 砖块 砖块

砖块 砖块 砖块

砖块 砖块 砖块

砖块 砖块 砖块

砖块 砖块 砖块

砖块 砖块 砖块

砖块 砖块 砖块

砖块 砖块 砖块

砖块 砖块 砖块

砖块 砖块 砖块

砖块 砖块 砖块

砖块 砖块 砖块

砖块 砖块 砖块

一面又一面的墙,成功发表在楼盘里

广告词诱人,推销很成功

砖块 砖块 砖块

砖块 砖块 砖块

砖块 砖块 砖块

砖块 砖块 砖块

砖块 砖块 砖块

砖块 砖块 砖块

砖块 砖块 砖块

砖块 砖块 砖块

砖块 砖块 砖块

砖块 砖块 砖块

砖块 砖块 砖块

砖块 砖块 砖块

一面又一面的墙,成功消耗了一些噪音

语境渐深,藏风聚气

2018-8-8

工地糸列之十六‖墓志铭

黑色花岗石的墓碑就免了罢

颜色太黑,特別是在大众的白天。

汉白玉的墓碑又太白

特别是在诗人的黑夜。

活着时,却那么容易满足

包括他的诗歌。

他不属于任何诗歌派糸

他是个没有身份的人。

他工地搬过不计其数的砖块

他有一沓所谓的诗稿

还有一些亲人与朋友,他们

一些写诗,一些读诗,

一些不写诗,一些不读诗。

请活着的继续爱!请在他

死后,别忘掩埋他心口长出的青苔。

云过山顶,溪归大海

一生的轻重都将卸下来。

就这样吧!按他的生与卒的年份

每一岁一块砖,垒砌一座墓碑。

记着把碑面用水泥抹得平整些

上面刻写:“路人呵!郭兴利允许你在他的墓碑上尽情写诗!”

2018-8-9

工地糸列之十七‖我识破自己在自欺欺人

砖块紧挨着砖块

高入云霄的楼体开始眩晕

小草紧挨着小草

压低的天空开始害怕

小小的蚂蚁让大地颤抖

在人群当中,有人

已将海啸与风暴丢在身后

有人涌向即将坍塌的城堡

野火烧不尽的是被复制的梦

又漫延至无辜的孩子心上

顽石点完头就被雕成一尊享受香火的佛

飞鹰在悬崖上悲鸣了一声

我与时间不能合谋

我只把一颗钉子钉在这里

我识破自己在自欺欺人

而终没得到王的随从们的原谅

2018-8-11

工地糸列之十八‖窗户

新垒砌的一个窗口

在未安装窗框之前

在未安装玻璃之前

在未安防护栏之前

在住户未入住之前

我的视线穿过了它

它不是截图

它是一片让我自由切换的天空

2018-8-12

工地糸列之十九‖别叹息时光虚度

雨向着新楼体洒落过来

扫过灰色的楼顶

我们来不及躲避

雨点像失控的喷头淋浴

先迷了双眼,又蒙过脸颊

嘴里尝到了雨水的味道

雨,是从山南边我们村落方向来的

带着一丝土味与草木的清香

此时,没有鸟在雨中尖叫

我们,也没有任何慌张

湿漉漉地开始避雨

未雨没有绸缪也不算糟糕

太阳,正裹在一块大浴巾中微笑

一切自然酌度,恰如其分,就别叹息时光虚度

2018-8-15

工地糸列之二十‖瓦工也叫泥瓦匠

瓦工在脚手架上刚露出头

附在砖堆上的太阳,已被小工搬了又搬

摊在地上的沙浆水泥被热气烘干

又被加水调和的粘稠柔软

为了生活,瓦工一天弯了三千多次腰

托起一面又一面墙

挡了一面又一面的风

他们自己称自己为泥瓦匠

工地上的活儿总是赶在木匠前面

总是先让砖块与沙灰承认他们的手艺

我承认他们的哲思:

比如,在墙体的拐角或边柱处

他们用刨斧一个漂亮的砍斩,一块整砖

一分为二变成“七分头”与“二厘五”

砌在墙体上,契合自然

像随遇而安,像大有深意

2018-8-18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