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地系列之D(十首)
2019-07-12 19:26:11
  • 0
  • 0
  • 0
  • 0

工地糸列D(十首)

尘埃之子郭兴利



工地糸列之三十一‖他们谁也没回头



在这初冬被风刷新的清晨

民工们走出窝居的还没交工验收的新楼

向对面还在施工的楼体走去

就这么一会儿的时间

没有叠起的被子里早没有了余温

谁也不想身后,因为不会有什么奇迹发生

他们包裹着楼群生冷的阴影

他们对身后亲手垒彻的作品很淡漠

离太阳出来还有一个半小时

他们默默地登上楼顶的工作面

在这个过程中,他们谁也没回头


当傍晚来临,谁也顾不上留意

飞鸟,什么时候归巢

只感到楼顶工作面缺些光亮

用尽了最后一铲沙灰,把一天的疲惫

从一面面墙体上的砖块中挤出来

日复一日,不再说出口的疲惫

也变成了他们心中的秘密

打开手机,微弱的光亮,照着

小心依依,走下明天还要爬上的楼层

时间恍若虚幻,民工们恍若沒有拍清晰的抖音

身后有人喊了一声,他们谁也没回头

2018-10-26



工地糸列之三十二‖我们是一群危险又可悲的帮凶



建筑中的楼层还在增高

像要把初冬短短的白天顶破

太阳收缩着照入楼内的光线

像是学会了偷工减料,吝啬地

是否也想与民工们收取“取暖费”?!

而风,自由地,楼上楼下乱跑

并四处吹着毫无音色的口哨


北方小城,这个时令还在建筑施工

使用的沙灰与混凝土

在寒冷的气温中僵冻,就像小众大众圈

急功近利的作家与诗人,丟失良知

堆彻出一堆等身高的著作来


楼房预售的很好,像一部

作品研讨会,广告词很成功

像包装后的现场签名书

虚张声势的温馨

已掩饰了多层楼体僵冻的隐患


我们是一群虚荣又冷漠的围观者

我们是一群盲目又迫切的消费者

我们是一群轻信又狂热的读者

我们是一群危险又可悲的帮凶

2018-11-3



工地糸列之三十三‖有多少民工,就有多少寒风



伸出冷冰冰的手,初冬

把秋天磨破的风,从树叉上抖下来

像褴褛的布条,抽打在身着臃肿的民工身上


缩了缩身子,与冰冷的砖块一样呆滞

北方的冬天与气候时令相符

民工的冬天与气候时令相符


太阳又降低了民工影子那么长

可是为什么还那么冷呢

空气干燥地抺在民工干裂的嘴角

水份不再蒸发,为什么还那么冷呢


风磨破了它的风衣

像要磨破呼拉拉的旗帜

你如果要问风有多冷

我只告诉你:——

有多少民工,就有多少寒风!

2018-11-7



工地系列之三十四‖工地上的魔方



一块粗糙杂乱的地皮

是开发商一点儿也不益智的魔方

丟给民工这群成年人手上

调整成型,面面具到,如果

最后结算了工资,他们

就会像儿童一样

抓紧受奖赏的糖果,留恋着

这款单调又让人疲劳的游戏

2018-11-10



工地系列之三十五‖这些天有十一个民工无活可干



在界首,持续的雾霾

封堵着一扇扇急着张口吃饭的门

在安微,某工地的建筑施工暂停

被迫性的环保意识增强

在中国,我亲自统计了一下工地考勤

结果是:这些天有十一个民工无活可干

他们是一块从山西大同结伴过来的

他们这些天,有十一个民工无话可说

2018-11-30



工地系列之三十六‖他们,总比横坚成行的砖墙高出一头



春寒料峭,很冷

他们工地上打工

没必要生火取暖

没有不劳而获的念想


他们,总比横坚成行的砖墙

高出一头

他们不像是盖楼房

不像是写诗文


生活,平实的生活

汗水,劳动的汗水

每砌一块砖,一铲灰,一揉压

把生活中的缺口,能填的,都认真填上

2019-3-1



工地系列之三十七‖致寻梦者


初春,看见一只蜜蜂

仅仅看见一只,在工地上飞舞

它是最早的,它以自己的旋律

煽动着翅膀,嗡嗡飞舞


这小小的生灵,花朵的探子

追求美好的先驱者

是否把正在劳作的我们,视为同类?!


工具在阳光下,闪动着亮光

像花朵开放,在风中起伏翻腾

蜜蜂嘟起红唇,春天嘟起红唇

所有的寻梦者,都提前进入了梦的场景

2019-3-3



工地系列之三十八‖没有机会说出实情



羞于谈钱,羞于谈工作。

装作懂艺术与爱。

越写越短的诗,捉襟见肘,

感觉到,时间真不够用了。


疲于劳作的人,丟失了包罗万象的心。

没有和小鸟儿聊枝头的春芽。

没与阳光聊生活的热情。

就连想捡拾一片月光的梦也没顾上。


岁月无情的鞭子,抽赶着

我们,碌碌无为被生活奴役。

直到我们无能为力,直到

知道现实的真相,却没有机会说出实情。

2019-3-13



工地系列之三十九‖一栋框架楼四面通风,等待被坚实填充



听说工地的工程,是日本人

投资,建制药厂。

我们中国民工努力干活,不敢生病。

保持充足的力气,维持谋生的平衡。

成堆的砖块,整齐的墙体,干活的天数。

一块一块的砖;

一堵一堵的墙;

一天一天的工。

安步就班,准确无误。

无论如何,此处一栋框架楼,

四面通风,等待被坚实填充。

2019-3-27



工地系列之四十‖从一堆砖块中捡拾起一些粗糙文字



对面的钢架厂房光色银灰

各工种的工人还在进行着车间的建造


塔吊缓缓地画了个半弧

两只鸽子刚好从吊钩升起的高度飞过

一点儿也不惊慌,它们的爱情

羽翼丰满,保持堕入情网的姿势

落在我们干活的框架楼的防护网上

一个戴白色安全帽的监理,用手机

四处拍照,他一定拍不到我看到的


他握着手机,像拿着一沓彩色的工作报表

我从一堆堆砖块中,捡拾起一些粗糙文字

2019-3-28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