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地系列之C(十首)
2019-02-25 09:31:33
  • 0
  • 0
  • 1
  • 0

工地糸列C(十首)

工地糸列之二十一

●梦与醒

尘埃之子郭兴利

像一条拉紧的橡皮筋

有一头总会反弹,有一头总会被抽痛

夜以最好的方式,让白天飞累的鸟

栖息在月亮升起的岛上

流星雨,灼烧过途经的天空

石头不哭,你也别哭

生活,悲欢如歌

趟过一条大河,把水带到岸上

2018-8-26


工地糸列之二十二

●角色的分裂症

尘埃之子郭兴利

在楼顶工作面,忽然亲临一块砖的孤独

把它们的堆砌, 往往不称为是群体的孤独

一块砖抽身出来,使我嵌入它更深的位置

聆听几声鸟鸣,才知清晨的宁静即将消失

把跳跃的音符,排成1,2,3,4,5,6,7

让这绿皮的火车,带我驰入那很深的森林

角色的分裂症,思想、性情、身份、命运染色体

把过剩的劳力,都输送到阳光普照的地方

我吐出一堆文字,埋葬又一个布满银币的夜空

2018-8-29


工地糸列之二十三

●在雨天

尘埃之子郭兴利

在这持续的雨中

民工们,想干活也干不成

想回家,又怕雨停开工

在这无聊的雨中

各种短话题,变着相

吹牛,放狠,励志,八卦,黄段子

评论各式各样的女人

叨念争气与不争气的儿女

大白天开灯,开电热毯

开手机,上网、语音、音乐、各种视频,包括A片……

民工群居在半成品楼道

像天桥下一群被遗忘又忘我的盲流

吵吵闹闹,把阴冷潮湿的雨声裹在被窝里

2018-8-30


工地糸列之二十四

●论数字

尘埃之子郭兴利

新建的楼区,规化建十三栋楼

每栋建十三层高

每栋十三个单元

上帝不是开发商,上帝不为儿女购置房产

认为“十三”这个数的不吉利

连上帝也许也没有想到

在最后的晚餐后,耶稣没有告诉他的门徒:

存在的人类,那怕两个人之间

也潜伏着背叛,不忠,谋杀……

仅有的一个人也会违背他自己的心

由此而论,除0以外

所有的数字都带有不吉的嫌疑

2018-9-15


工地糸列之二十五

●临近中秋

尘埃之子郭兴利

又增高一层的楼体,扩张着

它在秋天拉长的影子

每天上下班的大工,小工

早晚又都多穿了一件衣裳

楼顶上,视野被风拉的更宽广

瞅着远处庄稼地里有人开始收秋

闻到近处街上飘过定作月饼的香味

塔吊升升降降,忙忙碌碌

把长方形的白天吊升到圆形的夜里

圆形的夜里,民工的梦也是圆的

农历八月也是圆的

它的半径,天短夜长

临近中秋,月亮的心事越来越亮

工地上的活儿,迫切地向一个圆内聚拢

2018-9-19


工地糸列之二十六

●终会返归乡下

尘埃之子郭兴利

梦。是多么直白

像新楼体刚刮过的腻子

梦见工地被环保部门停工

梦见楼市楼房超过饱和而过剩

梦见国家惠农政策大好

梦见农民工被遣返回乡

梦醒。新楼体已涂上橘红色

像被和谐的欲望,掩饰着失望

梦醒,听说又有

好几个农民工的女人跟别人跑了

梦醒,农民工看着完工的一栋栋楼房

心中怎么盘算,总是凑不够买楼的钱

梦醒,阳光下一群蚂蚁拖着农民工的影子

柔韧的触角,指向生活的洞穴——风雨中的沙漏

像渐已失落的乡村

像找不见家的孤儿

像背道而驰的亲人

突然有一天,终于返归乡下

返归乡下,继续种山村那两三亩薄田

还有多少农民工兄弟?!将要失散人口

再也带不回来迷失在城市边缘的妻儿

2018-9-29


工地糸列之二十七

●来至工地洇砖的洇润念头

尘埃之子郭兴利

用水把成堆的红砖浸透

冲掉土尘的砖块,色泽艳丽

如洗净的红尘俗事

即将隐居于高楼林立的闹市

在嘴巴谨慎的门窗之侧

在人类粉饰失真的墙体中,不用关心

门当户对互不往来,久居的陌生邻居们

自由奔跑多好!念头似水

堆放的红砖被冲洗,慢慢浸透

我看到一匹枣红色的马,在河边安静地饮水

一个人,默默地洗刷着它的鬃毛

岁月的鞭影,一闪而过

枣红马仰头嘶鸣一声,驮着它的主人

急驰而去,转眼隐没于天尽头

2018-10-5

●(题中“”洇砖”小注:为了使垒砌墙体的砖块与沙灰更坚实地粘合,在垒砌墙体之前先把成堆的砖块用水慢慢浸透,让水洇入砖内使之水份饱满后垒砌墙体)


工地糸列之二十八

●在冷风中归家

尘埃之子郭兴利

没有什么能高过

建筑中楼顶上的工人

没有什么能卑微

如一群坚韧的黑蚂蚁

太阳从春末浓密的叶片

滑向初冬光突突的枝丫

奔忙的影子,黑夜的影子

在冷风中归家,灯光照亮

他们梦中,荒芜的田地里

在来年,疯长出一栋栋高楼大厦

2018-10-12


工地糸列之二十九

●多想被吊放在天空一片柔软的云彩上

尘埃之子郭兴利

工地的塔吊,不厌其烦

上下升降,前后滑动,360度的转圈

塔身与大臂的震颤中,有我的

心跳,缠绕在它绷紧的钢丝绳上

看着吊头上的吊钩

像秋千上晃悠的一弯玄月

像勾引我相约的纤纤手指

像上苍在垂钓沉重的人世

像你轻声呵出一个问号,问我:“你累了吗?!……”

搬开生硬的砖块,铲去粘人的沙灰

多想,多想自己,被吊放

在天空一片柔软的云彩上,好好睡一觉

2018-10-15夜


工地糸列之三十

●自由地打穿又一段思想的墙壁

尘埃之子郭兴利

在工地晚饭后的吵闹声中

在深秋前半夜的不眠中

我听见,我的内心

像老鼠一样咬文嚼字

声音尖利、或悄然

从半成品楼道穿过的西风

不间断地,挤兑出一点空间

让我在夜里自大,让我

自由地,打穿又一段思想的墙壁

2018-10-19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